首页
会员中心
到顶部
到尾部
临窗小侃

冒险敢为又慎为

时间:2014-3-9 23:06:01  作者:彭雅林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243  评论:0
内容摘要:古语云:“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同理,那么,理胜情,则滞;情胜理,则殆;情理兼备,然后君子。

    古语云:“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同理,那么,理胜情,则滞;情胜理,则殆;情理兼备,然后君子。
    当人类第一次在风雪肆虐的南极点插一鲜艳的旗帜,当宇航员第一次在月球上踏上人类的足迹,当蛟龙号、神舟八号下海上天,我们一次又一次为之欢欣鼓舞,为人类的冒险精神感到骄傲与自豪;而当飞蛾扑向火焰,仁者为那余烟叹息,智者则会道一句精神可嘉,法不足取。过分冒险的人是鲁莽,不敢冒险的人是懦弱,唯有险而不怯、勇而不莽者才是真正的勇者。
      “你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者态度如何?”这是我们之前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当越来越多的关于因见义勇为牺牲的英雄新闻扑面而来,我们在为其精神感动赞叹的同时,也不禁反思其是否真的就是最值得推崇的方法。从精神的角度讲我们对这种勇敢的冒险精神当然是极其赞赏的,但就拔刀相助行为本身要视情况而言。人,固然需要在正义面前置生死于度外,但即便是这样,也应深刻地反思这种牺牲的必要性,是否死有所值。鲁迅先生曾在《记念刘和珍君》一文对“三·一八” 惨案中牺牲的学生们作过如下评价:“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意义,我总觉得寥寥。”他还忠告置生死于不顾的青年,历史的前进是离不开流血牺牲的,但毫无自保意识的请愿是不在其中的。鲁迅实际上在告诫那些“寂寞里奔驰的勇士”,即使在民族危急时刻,生命也“诚可贵”,只有这样才能得以保存战斗实力,以便更好地斗争。换言之,英雄的行为都应是发生在除了献身之外别无选择的时刻,对于暴虎冯河、有勇无谋的行为我们是坚决反对的。作为学生应在突发事件中保持一份应有的理性与智慧,而不应仅凭意气用事,以致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在古代给皇帝指意见可谓是“批龙鳞,逆圣听”,如果因此而触怒了皇帝,自家性命非但难保,有时甚至是株连九族,可以说进谏本身便是拿生命做赌注的冒险。历史上因强谏而丧命者不在少数:伍子胥被赐剑自刎,比干遭剖腹挖心;屈子受放逐之屈,司马迁蒙宫刑之辱……我们在歌颂他们刚正不阿、大义凛然的同时,是否还应为他们发一声沉重的叹息?如果他们能像邹忌那样,以巧妙的比喻迂回进言;像烛之武那样揣摩对方的心理,处处站于对方的角度分析问题;像触龙那样时时示弱、处处卑恭……也许,这种的冒险的胜算指数会大大提高,甚至于历史的书页会因之而改写。 
    李密面对晋武帝几次三番、三番几次的任命,身为“亡国贱臣”的他,如若生硬拒绝,性命难保,可谓冒险。但他以一篇使人读之不能不泣下沾襟的《陈情表》取得了这次拒官的成功,使之有惊无险的原因来源于他的智慧的手段
由此观之,冒险,并不是逞匹夫之勇,而是对所冒险之事整体把握后的冷静决定。敢为又慎为,乃是智者也。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河北大学学生处扬帆助学网河北大学新闻网航标网红色战线工商学院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大学生在线河北大学自强社人人主页南方周末